kiss me before flight

Tuesday, 26 August 2014

我看過最感人的 ALS Ice Bucket Challenge


Ice Bucket Challenge 開始了一段時間,每天打開 Facebook 都看到倒頭淋冰的片段,以及支持和反對此活動的聲音。反對者大都是認為此活動是拿患者的病情開玩笑和浪費珍貴食水。對 ALS 患者來說,這活動是嘲笑還是幫助呢?來自美國的 ALS 患者 Anthony Carbajal 親身挑戰 Ice Bucket Challange,看過他的影片,你又有何想法呢?

ALS 患者人數少,得到的注意不及其他常見疾病。在 Ice Bucket Challenge 前,有多少人知道有這個病呢?有朋友發文說,這活動就像在跛子面前扮跛,對患者不尊重。可是如果我是患者,面對著這個可怕又無藥可醫的病,只能絕望地看著身體一天一天失去控制,我想這個活動帶給我的會是希望而不是嘲笑。有多少曾被斷為絕症的疾病在醫學界投入研究後找到治療方案?愈多人關注,愈多經費,就愈有希望找到治療方案。

SHARE:
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